台大生赴美攻博道辛酸:台湾捧洋博、不善待土博

2019/8/1 21:21:35 - 365日博短评

整体来说,我认为台湾并没有好好善待本土博士生。台大电信所硕士生许瑞福今年毕业,他决定明年前往美国读博士班。许瑞福感慨地说,目前留在台湾就读博班,不是一个很吸引人的选项,除了少数领域之外,多数博士的基本待遇并不如人,且收入相当不稳定,而舞台与发展机会也容易受限。

为何选择前往美国的大学念博士班?许瑞福表示,在某些研究领域上,美国公司与研究单位,参与先进主题的机会比在台湾多很多。另外,若是要做特定主题,前往发展最成熟的地区才能够学习到最新的技术。

许瑞福另外考量的是发展性。他说,获得美国的学历后相对较能至世界各地延续发展,而美国汇聚世界人才,结交各国的人脉,未来也能帮助台湾发展外交及国际合作。

最重要的是,台湾本国对于本土人才的重视程度,据我的听闻及实际感受,其实并不如国际人才。许瑞福说,希望政府对于本土与国际人才,应根据研究所长有不同定位,才是长期经营的正道。例如有些研究领域,就应该交由本土人才大力发展,可能是国家安全相关,或者是本土环境生态与语言文化研究等等。

博士生应该要有最低薪资。许瑞福表示,博士生应有稳定及合理的生活费,才能确保学术研究及人才培育基础品质。现有的博士生各所生态不一,在极端的情形下,有些博士生可能完全没有计划补助,只能接助教赚取微薄的生活费,甚至还要负担学费,更辛苦的人还得承担家计。半工半读的情形下,博士生几乎不可能很难专注做好研究,这是相当不合理的。

他认为,若以台北市基础生活开销来说,学费每学期3万元每月摊提6000、生活费1万、住宿费1万,至少提供2万5000至3万元维持独立生计的基本薪资,以维持正常的研究品质是合理的。

博士生并不只是纯粹学习的学生,更接近学术专业工作养成。许瑞福说,一般来说博士生入学已经是24岁(或以上),是人生职涯冲刺的时期,博士生的角色不只是单纯学习,也要有学术产出并协助教授处理不同大小事项,是教授产出研究成果的关键角色。若单纯以学生来学校学习因此需要缴交学费并不合理,定位其实更接近一份契约关系的工作。

许瑞福说,博士生基本收入早已是国外普遍作法。在欧美国家博士生入学即有基本收入(涵盖学费)早已相当普遍,甚至对岸中国大陆也是。台湾即便连台湾大学,相关制度仍然缺乏保障。他问,在高喊人才外流的同时,台湾是不是该回过头来,认真检视整体制度的不足与缺失呢?

台湾产业也需要博士人才以提升转型。许瑞福表示,特别是理工博士的研究与创新更是产业提升的关键。就他所知,台积电、联发科等单位都有积极招聘博士,并非如外传的博士生似乎都关在学术象牙塔里或是卖鸡排。

许瑞福表示,博士基本收入也应该务实地与博士就业问题一并检视考量,各部会不应该各自为政,高教人才培育、高教市场供需、学生权益保障、国家产业转型等议题,应一并做好整体性的方向规画以积极因应。

他说,教育部常常东出一个方案西出一个方案,却容易流于换汤不换药或是治标不治本。

台大社会所博士候选人林凯衡说,目前国内博士生最大的困境就是又要马儿好,又要马儿不吃草,除非教授有经费能养博士生,否则台湾的博士生就要自己找收入谋生,又要顾到现在的发表压力。终于毕业出来教职市场,土博仍然有污名而不利与洋博竞争,许多土博要再去国外读博士后来洗国际资历,政府的资源却只是拼命送人出国,而缺乏支持资源让本土国家队打国际赛。

林凯衡向政府喊话,他说,教学助理制度应该立刻固定预算编列而且加薪,这不仅让硕博士生能有稳定收入,也能强化教学。他说,本土博士生的生涯需要更有制度支持,还包括稳定的合作鼓励发表,博士生的心理谘商,甚至应该考虑降低博士生的成家压力。

他说,博士生其实等于是研究职工作,不是学生;现阶段只有奖优特定博士生,杯水车薪,根本缺乏诱因能够留住国内人才,或支持本土学者出国打国际赛。

台大国发所博士班学生王宗伟也觉得政府应给博士生最低薪资,且至少要是同年纪、同产业的半薪以上才合理。王宗伟说,很多博士生有妻有子,家庭压力大,且一个好的博士生恐怕要至少有一两年时间专心做研究。他举例,5年资历在半导体产业若月薪是60K,博士生的薪资至少要30K。

- END -